产品分类
临时设置门槛就是有意义的
2018-08-27 07:0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罗尔斯在《正义论》一书中提出,要通过调节主要的社会制度,从全社会的角度处理出发点方面的不平等,尽量排除社会历史和自然方面的偶然任意因素对于人们生活前景的影响。

“实现普惠是一个理想的终极原则,却需要在不平等的现状中一步步扩展机会较少者的机会,在‘现实可能’的荆棘丛中探寻出一条公平之路。”朱克恒说。

而在李朝晖看来,随迁子女的教育问题显然涉及这一“出发点”的不平等。她觉得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中的最基本一环,只有保证孩子在教育上得到相同机会,才能期盼孩子们在未来发展中有相同空间。然而,我们今天实在是限于各种条件的制约,不得不设一道“门槛”,但只要未来是向教育公平的大方向发展,临时设置门槛就是有意义的。

实现普惠是一个理想的终极原则,却需要在不平等的现状中一步步扩展机会较少者的机会,在“现实可能”的荆棘丛中探寻出一条公平之路

何为教育公平?在朱克恒看来,很多人对此显然有误读。如果认为教育公平就是教育平均,就是一种太朴素、太不专业的理解。现实中的公平,既要尽量兼顾各方利益,又要为各方利益“排序”。具体到深圳随迁子女中考方案的制定,就需要依次序照顾到户籍人口、非户籍常住人口与流动人口的利益。